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琴韻

花落无声 淡淡留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记忆中的童谣  

2011-08-03 14:48:17|  分类: 生活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记忆中的童谣 - 琴韻 - 博爱
 

这幅沪语童谣画,使我想起了已经远去了小时候的情景。

从我能记事那时起,就知道家庭生活的艰难,幸好父母只生了我和弟弟二人。

那是个讲家庭成份的年代,比如干部、工人、贫农、资本家等等,这些成份我家是挨不上的。我的父亲有那么一段时间里,伴随他的是不停的批斗,晚上回家后还要在昏暗的灯光下写检查、写思想汇报,有几次看见父亲写了撕、撕了又写的情景,很痛苦……。那段苦难的经历持续了相当的一段时间,后来下放去了崇明农场“五七”干校思想劳动改造,我家算平静了下来。按理说我的父母是非常普通平凡的人,他们为人师表、兢兢业业、克勤克俭、任劳任怨、心底善良,可是这家庭成份真的害苦了他们,也在我的心里留下了烙印。

在那段日子里,记忆中我和弟弟二人都很乖乖的,我除了上学以外(那时读小学二年级),放学后还负责去幼儿园接弟弟,清楚记得,好几次我到幼儿园门口时,弟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,一出门把手里的动物饼干让给我吃,那是弟弟下午发的小点心,二,三块小饼干,随后我和弟弟手牵手往家走,待每次走到弄堂口时,我们是悄悄的沿着墙壁躲着进家里的,生怕给人看见,要给人看见话,总有些人会朝着我和弟弟喊口号,那口号无非就是打倒我父亲的名字,有时还有一些已经上了中学的同学会朝我和弟弟仍小石子,所以说能不躲着回家吗,不过也有好的邻居帮助过我们,记得有二次我父亲被拉出去批斗,母亲被组织叫去谈话,到了晚上很晚还没回家,我和弟弟二人在屋子里哭,哭声传到了楼底下的邻居,他们看了感觉也可怜,端着饭锅和菜上楼给我们吃。

那时人小有这么个感觉,只要回到家就会安全了,因此唯一能玩的地方,就是和弟弟去晒台上玩游戏,(晒台在石库门里的结构是亭子间上面叫晒台,可以凉晒东西)这游戏当中也有唱童谣,小时候记性特别好,只要听过一次就能记住,然后再学给弟弟听。

今天这幅沪语童谣让我回想起了小时候所经历过的一些事情,往事历历在目这只是所经历事情中的一小部分,有苦涩也有快乐,论比例相对而言苦涩成分多一些。呵呵~

今天把记忆中的童谣录进来,这些童谣读来很亲切。

 

钉钉钉

长脚师傅敲洋钉

敲来敲去敲不进,

为啥道理敲不进,

里向有只螺丝钉。

 

笃笃笃,卖糖粥,

三斤蒲桃四斤壳,

切侬肉,还侬壳,

 

       落雨喽打烊喽,

       小巴辣子开会了。

 

大头大头,

落雨不愁;

人家有伞,

我有大头。

 

一歇哭,一歇笑,

二只眼睛开大炮,

开了低切鼻涕,

开了高切年糕。

 

冬瓜皮,西瓜皮,

小姑娘赤膊老面皮。

 

摇呀摇,摇呀摇,

摇到外婆桥,

外婆对我咪咪笑,

买条鱼来烧一烧,

头勿熟,尾巴焦,

盛嘞碗里蹦蹦跳。

摇一摇,摇一摇,

摇到外婆桥,

外婆叫我好宝宝,

娘舅把我吃块糕。

 

注:普通话的“吃”字,而沪语读作“切”。普通话的“敲”字,沪语读作“铐”。还有其它字不多解释了。

图片剪自某报纸,扫描后录入日记里。是这张沪语童谣画,敲醒了留存在我脑海中的一些记忆包括童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